孙俪清丽脱俗登封面 素面朝天衣着朴素纯净如水

2012-05-10 07:33:37 来源:

《甄嬛传》里有 1000 多场戏,孙俪就占了 700 多场,面对如此多的戏分,孙俪坦言最大的困难就是背台词和酝酿情绪。”  在孙俪和邓超的结婚照上,即便穿着很多人看起来最寡淡的白衬衫,我们也会被她透明的笑容涤荡。

孙俪清丽脱俗登封面 素面朝天衣着朴素纯净如水

日前,孙俪登上《影视圈》杂志5月号封面,以下是杂志全文:

  文\林晶

  导语:

  《后宫甄嬛传》过后,很多人讶异于原本清纯的孙俪对腹黑皇后的表达怎可如此精准?但细细想来,清纯二字作何解释?仅仅是素面朝天衣着朴素吗?孙俪颇为推崇的甄嬛的一句“以色示人,能得几时好?”,无论此“色”特指美艳或清淡,都只是表象而已,真正该去品味的,却是孙俪骨子里对善恶是非的分别,只有如此,才可将亦黑或白的人物演绎得无可替代。

  《玉观音》亦黑亦白初体验

  很多人说从《玉观音》到《后宫甄嬛传》的成长是孙俪从一个清纯偶像到实力派演员的成长,想来说此话的人定是没有细细品味过孙俪在初期角色中的用心。曾经在《玉观音》中的安心,鼻尖挺拔,眼神倔犟,带着一副无辜表情,做的却是玩弄男人于股掌的出格事。这个多少美艳女郎都实现不了的梦想,却在这副看似“清纯”的表情下一步步成型。“无辜”仅是一张清纯面孔带来的表象定义,但用“无辜”去演绎深邃的城府,却是孙俪必须修的功课。细想,若不是因为身兼警察重任,有更崇高而神圣的任务在身,以那样一张清纯的面孔,又怎能狠得下心伤害一张张或善良或英俊的面孔。许多时候,纯粹的“腹黑”和纯粹的“清纯”只有一线之隔,就像黑白分明的太极图,善与恶原本就是同一个跷跷板的两端,彼此相互依存,在对照下才越发凸显对立面的鲜明。曾经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需要孙俪将自己在《玉观音》中的角色用一个色彩来表示,她果断地选了鲜艳的大红,在她眼中,安心既非清纯无比,又非刻意伤害无辜,只是一个情感鲜活的女人。孙俪曾说:“我经历的沮丧、失落、恍然大悟,对我现在做事很有帮助。这些一定是碰到挫折后你才懂,好在我觉得老天很疼爱我,那种挫折都不是致命的,就是能让我缓过来,这些对我来讲都是宝贵的财富。”

  《玉观音》的一炮而红,被很多人归结为是倔犟的性格和清丽的外表所致于是接踵而来的诸多剧集都扣上了这个帽子,但角色内心的挣扎和亦黑亦白的复杂特性,比起《玉观音》来,却差出很远。后来对类似角色的驾轻就熟,仿佛也将孙俪推向一个瓶颈,“军营清丽犟倔 女”的帽子在她身上怎么都脱不掉,《血色浪漫》和《幸福像花儿一样》虽然为她带来了超高的收视和甜蜜的爱情但却怎样都无法覆盖《玉观音》当中安心那忧郁又深不见底的眼神。

  其实,孙俪从小就是一个肯对自己狠下心的人。少年时在军营里,其他人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她却在灯下辛苦练字。当连长推开营房的门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窗外一轮明月,桌上一杯清茶,桌前坐的小姑娘是那个才有 1岁的孙俪吗?曾经为了练好普通话,孙俪请人教自己说绕口令,为了便于记忆她求连长借电脑打印出来,以便随时随地浏览学习。

  如今《玉观音》面临重拍,“安心”被周韵和江一燕等人相中,但时过境迁,最初那个亦黑亦白的深邃安心是否还能让我们眼前一亮,已成未知数。实际上,当年在拍摄《玉观音》时,海岩和赵宝刚丁黑都已经相中让周韵来演出“安心”的角色,觉得她就是安心。周韵已经接到剧本,并按照导演的意思开始提前入戏,一切准备就绪,但是由于周韵与制片方就签约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最终遗憾与《玉观音》失之交臂,纵使她怎样悔恨,也已造成孙俪与《玉观音》剪不断的缘分,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下孙俪得到这个让她受益一生的角色,谁又能说不是命定呢?

  《后宫甄嬛传》斡旋黑白,境界升级

  在那些军旅题材的清纯角色之间,孙俪并非没有突破,在《天和局》当中,孙俪再度与刘烨合作,在这部“宅门戏”中出演女主角——一位善良坚忍的妻子竺晚秋这一角色,超越年龄的成熟与坚强,她从原先年龄较低的青春角色,开始慢慢转型。

  或许《天和局》就是后来《小姨多鹤》的铺垫,在《小姨多鹤》中,孙俪不仅要演绎30年的年龄跨度,还要经历怀孕、难产、扮哑、说日语、拉煤等挑战,与其以往出演的众多青春靓丽的角色相比,“多鹤”堪称突破。对孙俪来说,比起最初的《玉观音》,这已是转变太大的舞台,但《玉观音》家喻户晓的光环,在她身上留下的色泽,总是一块挥之不去的沉淀,会在有一天,她将再次散发光芒。观众对于《小姨多鹤》的评价有褒有贬,对于演艺生涯来讲尚属正常,但当《后宫甄嬛传》推出后,所有的惊诧与赞誉如井喷般涌出,10年一剑,从《观音》到现在,孙俪终于再次全面绽放,如果深究,我们可能会得出一个惊奇的结论——无论军旅戏还是苦情妇女,都无法比拟甄嬛身上黑白兼备的人物张力。

  “除了台词,最崩溃的是我上午要拍刚刚进宫的年轻甄嬛,晚上就要拍我化着浓妆扮皇后。A 组我在那儿和皇上卿卿我我,可能 B 组晚上就要开始耍谋,怎么去害皇上,每天处于很分裂的状态。”这样痛苦的状态,也恰是激发孙俪腹黑和清纯两面齐发的动力。然而对角色的深刻理解和包容,也是她做到精准刻画的原因。孙俪透露,在拍摄结束时,她曾希望导演安排甄嬛死掉。“因为我觉得甄嬛最后特别可怜,我觉得和死了没什么两样,其实她的心已经死了。如果说我和甄嬛有相似的地方,就是我们都是善良的,对生活的期许很简单,都是抱有‘愿得一良人,白首不相离’的憧憬。”内心不够纯白,又怎能知道另一面有多黑?

  《甄嬛传》里有 1000 多场戏,孙俪就占了 700 多场,面对如此多的戏分,孙俪坦言最大的困难就是背台词和酝酿情绪。《甄嬛传》拍摄初期取景于北京大观园,游客繁多,拍摄多次受打扰。“尽管提前一个月背完了台词,依然感到压力巨大。在剧组里,我都是叫外卖,一边吃一边背台词。每天要工作 12 个小时,回房间还要背 3 小时台词。”为适应在嘈杂的环境中拍戏,孙俪说:“背台词时把电视机打开,让自己的抗干扰能力不断提升。”想必,对自己如此“腹黑”,也是对甄嬛性格的另一种体验。

  早前孙俪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拍摄出道之作《玉观音》时片酬为5000 元一集, 对比其现今的片酬,孙俪拍一集《甄嬛传》等于拍两部《玉观音》。2005年,孙俪刚拍完《幸福像花儿一样》,高希希导演就问她最喜欢演什么角色,她说她想演一个反派,反派不是那种杀人放火,让人恨得直想枪毙的那种,而是反派人物善良的那一面,即使他做了一些别人看来不太道德的事,但他依然会有他的道理,大家会同情他。

  如今7年过去,片酬翻倍,“反派”也如愿以偿,不知道甄嬛是否让她想起了青春时的梦呢?

  透彻人生,纯白源本自心来

  虽然孙俪一出道就轻松赢得了收视女王的角色,但在大银幕当中的表现仍然没有太多亮点。虽然《霍元甲》帮助她在 2006 年成功斩获第 28 届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但之后《画皮》中只是主要配角,而《机器侠》、《越光宝盒》也未让她大放异彩,最新的《画壁》还被太多人称为山寨好莱坞片而好评寥寥。

  在这个圈子当中,想在大银幕上施展才华或许没那么容易,于此,冰雪的孙俪倒也心知肚明也并不强求。“晚上超过9点,一般朋友就不会叫我出去了,我觉得天黑就应该待在家里,看看剧本什么的。再说我也不相信吃一顿饭就能得到一个角色。”

  一直勤勉努力的她,不光不靠各种,“规则”上位,更是从一而终地在海润当了 10 年“老员工”,今年 3 月初,产后复工的孙俪被爆与海润 10 年约满,一时惹得外界纷纷猜测她的未来去处。更有传闻,以孙俪目前的身价,完全可以跳槽另谋财路。没过多久,孙俪在某代言发布会上,以一句“我回来了”继续牵手海润,令“跳槽”传闻不攻自破,“都说娱乐圈乱,欲望多,我在我们公司 11年了,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人活着不光为了名利,还有情感在。”除此外,近日她又在微博发布一张“浓妆甄嬛”与化妆师的搞怪合影,还透露两人自 2006年拍电影《霍元甲》时就已相识,而且“下一部戏迫不及待等着我们”。与一个化妆师一合作就是 7 年,在老东家海润近11 年从未跳槽,孙俪名符其实成为娱乐圈“最长情”艺人。若不是心中有不可撼动的纯白圣地,此番坚持,并非随便谁说做就能做到。

  去年,是孙俪出道的第 10 年,很多女星仍然在银幕上不惜一切打拼,她却选择在事业黄金期急刹车,暂时消失结婚生子。“我觉得这是我最幸福的一件事,虽然很多朋友都劝我,别在那么好的时间丢掉事业。”孙俪认为,现在她不仅影收获了事业上的喜悦,同时也享受着家庭的幸福。但是产后迅速复出的她也令人惊讶,她说:“我一直不是个娇气的人,我的朋友生完小孩,3 个月后就出去作了,她们身心都健康快乐。我为什么不可以呢?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工作不是大家恶俗的想象可以赚奶粉钱一点关系都没有。”

  多年来投身公益事业的孙俪,从早年时就因为赞助一贫困学生而惹出一身是非,但即便这样也仍旧保持最质朴的生活习惯。在某访谈节目中,孙俪透露自己怀孕后就开始向朋友“要衣服穿”,令朋友不解,而儿子的衣服也多为“二手衣”。“很多人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因为怀孕就一年时间,为了这一年你去买衣服,而且这衣服你穿完就不能再穿了,特别浪费,所以我穿完以后洗干净又给下一个朋友了。我宝宝的衣服三分之一也是二手衣,是我妹妹给的,还有很多朋友给我的,穿不了以后我已经洗干净又给我下一个朋友了。”

  在孙俪和邓超的结婚照上,即便穿着很多人看起来最寡淡的白衬衫,我们也会被她透明的笑容涤荡。用她自己的话讲,是被邓超的热情“溶化”了。曾经她认为自己是一块冰激凌,但是遇到邓超便被溶化成了牛奶。从《幸福像花儿一样》到《甜蜜蜜》,她从一个黑白分明的青涩姑娘变成了可以斡旋黑白、成熟又韧性的魅力女人。心态的成熟,从她给儿子起的名字“等等”便可见一斑“因为现在生活太忙了,很辛苦,希望小孩可以等一等,慢一点儿。我以前比较爱钻牛角尖,现在心态平和了很多,学会原谅。现在我就是个慢性子,小孩子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要慢慢等他。”

  曾有人把《甄嬛传》比喻成职场生存法则,孙俪却说:“听到这个说法时,我特别好奇,难道办公室就一定要处心积虑、步步往上爬吗?在娱乐圈,演戏本身是很单纯的事,现在这样挺好,想演就演,不然就休息,陪陪家人和孩子,没想过成为控制这个圈翻云覆雨的人。”瞧,正常人原本应有的阴暗面都已让孙俪在屏幕上狠狠地释放完了,在生活中,她就是这样无所畏惧清纯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