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歌星当评委 洛佩兹最成功小甜甜被“妖魔化”

2012-08-27 07:47:08 来源:

曾经,国内外选秀歌唱节目都倾向于音乐制作人或三、四线歌手做评委,但最近几年,风向纷纷变换...

  曾经,国内外选秀歌唱节目都倾向于音乐制作人或三、四线歌手做评委,但最近几年,风向纷纷变换。布兰妮、玛丽亚·凯莉、珍妮弗·洛佩兹、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这些知名歌手“纡尊降贵”做起这种一贯被人看做过气歌手才做的活。奋身抛头露面的结果是,有人因此咸鱼翻生、知名度大增,有人却吃力不讨好,评委舞台也如歌手舞台一样竞争残酷。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婷 实习生 崔姗姗

   得大于失 珍妮弗·洛佩兹

   得 重回大牌行列

   2011年,珍妮弗·洛佩兹顶替西蒙·考威尔成为评委。她之前事业持续走下坡路,在2007年推出的最后两张专辑《Como Ama una Mujer》和《Brave》的销量不佳,这也导致了她和索尼公司分手。当她和史蒂文·泰勒参加这个节目后,收视率大涨4%。她很清楚要怎样抓住机会宣传自己,担任评委的两季里,已经43岁的珍妮弗·洛佩兹每次出场都艳压全场。更重要的是,珍妮弗在节目上不忘宣传新歌。在《美国偶像》第十季第15集上,珍妮弗·洛佩兹的新单曲《On the floor》的MV在节目中全球首播。而第十一季四进三的淘汰赛上,珍妮弗又演唱了新歌《Dance Again》,两季节目下来,几经沉寂了四年没有出专辑的珍妮弗·洛佩兹重新俘获很多歌迷。

  过去的一年,她曾46次登上主流杂志的封面;荣登《人物》杂志评选的2011最美人物排行榜榜首;她还推出了四年来的首张专辑《Love?》并出演了三部电影。《Love?》全球销量100多万张,珍妮弗·洛佩兹自己也承认加盟《美国偶像》当评委使得唱片销量上升。据福布斯统计,她在过去12个月内吸金5200万美元。她去年在福布斯全球100名人榜上位列第50,今年蹿升至榜首。外加她的香水、服饰品牌收入和电影片酬,洛佩兹明年还有望位列福布斯全球100名人榜前茅。再次打响知名度后,她选择急流勇退退出评审席主推自己歌唱事业。

   失基本没有

  赚得盆满钵满,还几乎没有恶评,一洗过去难搞天后恶名,有得无失。

   风格:打温情牌

  在她担任评委的最初几轮中,她总是积极地鼓励参赛选手,很少直接批评,导致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喜欢她。有人评价说洛佩兹在这个节目里“哭得太多”,不过温情牌就是她的风格。她透露一开始当评委是很纠结的,因为“No”对她来说总是非常难以启齿,“我真的非常了解他们的梦想,而打破别人的梦想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人物》杂志副执行主编凯特·康恩则评论:“洛佩兹以往作为拉丁天后的大牌形象已被人们抛到脑后,现在的她,在电视中面对参赛者流露真情,使他们看到在她与参赛者之间架起的桥梁,也因此看到一个真实、实干和甜美的洛佩兹。”

  得不偿失 布兰妮

  得 1500万评委费

  今年小甜甜以1500万美元的要价接下《X音素》评委棒,打败了珍妮弗·洛佩兹(1200万美元)和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1000万美元),成为电视选秀节目最贵的女评委,不过,这个纪录最近被玛利亚·凯莉打破。相较起节目上缺人缘、报纸上缺好评,小甜甜除了捞金,并没有为自己的歌唱事业铺开一条康庄大道。

  失 被指表现失常

  节目还没正式开播,但从5月到7月已经在美国各州海选,小甜甜的各种负面新闻也随之传出来。而早在《X音素》的新闻发布会上,布兰妮表现就有点不对劲。她当时左手中指有血渍,知情人称在上台前她不停地咬指甲,缓解紧张情绪,甚至来不及擦拭干净。在海选时她多次擅自离场不管参赛者,还有报纸借此爆出她患有ADHD(一种精神失调状况),有消息指布兰妮很焦虑,而她的情绪也不稳定,开心完后又会痛哭。近年好不容易正常一点的小甜甜又被媒体逮着“妖魔化”,这评委当得得不偿失。

   风格:刻薄毒舌

  小甜甜做评委可一点都不甜,点评时尽显“毒舌”风范,频繁曝出刻薄点评如:“不要毁了这首歌”、“很显然你没有这天赋”、“是谁让你上台的?”等等,海选中,一名男扮女装的参赛者演唱布兰妮的招牌曲《(You Drive Me) Crazy》,但他一开口却唱得五音不全,布兰妮一气之下起身走人。这已经不是布兰妮第一次中途离场了,该节目今年5月底在美国德州海选,一名参赛者表演布兰妮的招牌歌《Hold It Against Me》,因受不了自己的歌被毁,布兰妮也中途离席,错过后面4名参赛者表演,事后她辩解:“只是休息一下。”

  得失相抵 克里斯蒂娜

  得 挽回事业和公众形象

  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之前挫折不断,新专辑销量低,电影处女作《滑稽戏》雷声大雨点小、在“超级碗” 上唱砸了美国国歌被全民“批斗”、因公众场合酗酒被捕。为了扭转颓势,她去年开始为《美国之声》当评委,作为唯一的女评审,她总是表现得性感火辣、活力四射,永远精神抖擞,与其他评审斗嘴时也显得俏皮幽默。在节目中,克里斯蒂娜尝试以自己舞台表现力和经验教导、影响参赛者,一向被指耍大牌摆臭脸的她挽回不少形象。

  今年她和《美国之声》续约的第三季合同,薪酬涨至1000万美元。事业也随之开花,去年,她以客串身份和魔力红乐队主唱亚当·莱文合作过一首《Moves Like Jagger》,在公告牌Hot 100单曲榜中,这首歌成为了她第五首冠军单曲,也是她最近十年来的第一首。克里斯蒂娜今年也将趁势推出自己专辑。

  失 是非多,私生活被放大

  如果说在第一季中她跟亚当·莱文只是在暗斗,那么在第二季中两人明显相互不爽起来。她更是与亚当的队员汤尼·卢卡结上了梁子。汤尼曾与克里斯蒂娜同台演出,不过汤尼参赛时克里斯蒂娜并没有认出他,汤尼随后选择加入了亚当的队伍。事后,汤尼在一集比赛中直指克里斯蒂娜的演唱很单一,克里斯蒂娜同样抨击他演唱的《99个问题》是对女性的贬损,更将其在场的妻子和孩子也拖下了水。为了维护自己的队员,亚当不惜当场与克里斯蒂娜顶撞起来,场面颇为尴尬,克里斯蒂娜惹怒亚当和汤尼众多歌迷。

  同时,她也像小甜甜一样,越来越多被报道出精神状态失常,过去克里斯蒂娜一直维持50公斤以下的体重,最近竟飙到80公斤。暴肥后,生活失控,白天呼呼大睡,晚上混夜店喝酒,白天就算醒了,也懒得下床,直接在床上用餐。消息人士透露,《美国之声》休息室里堆着很多酒瓶、垃圾,杂乱不堪,亲友们都担心她会步惠特尼·休斯顿后尘。

  风格:想亲和但太自我

  尽管克里斯蒂娜努力表现其亲和,她在节目中太过自我的表现和刻薄言论却也为许多人诟病,这在第二季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评论参赛选手的演唱时,她时不时抛出诸如:“我在格莱美上唱这首歌时肯定不是这么唱的”等傲慢言论。而且在节目中克里斯蒂娜及其团队的表演总给人势要占上风的感觉,似乎想要把节目当成她的个人秀。